庄河之窗 - 庄河地区综合信息门户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资讯
资讯
摄影
摄影
休闲
休闲
滨城
滨城
查看: 5823|回复: 34

记忆中的爸爸妈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1-11 16:2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才子 于 2015-7-3 21:35 编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记忆中的爸爸妈妈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才子2009年春母亲生日前一天所作)
       我刚记事的时候,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每人每日供应只有二两非成品粮。爸爸有病,加上没粮没食油吃,吃的是野菜、玉米核面、柞树叶面等,身体浮肿,不能行走,何谈到生产队里劳动?邻居老吕家,看着我爸爸浮肿,常将自家有点玉米面和油星的野菜汤盛上一碗送过来。爸爸总让妈妈再拿个碗来。拨点给我,我不喘气地一口喝个净光。瘦瘦的我鼓着大肚子,就连上炕下地也要奶奶、妈妈抱。这天夜里,妈妈和姐姐没有在炕上睡觉,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,她们准是在磨房推刚分给的那点玉米吧?我喊奶奶抱我下地撒尿,走出屋便直向北磨房奔去,沙、沙、沙地走近磨房,磨在隆隆地响,妈妈和姐姐也听到了我的到来声,妈妈心疼的抱起我,从磨上抓了一小把玉米粒给我,我将胸前戴的姐姐给我做的小小口袋捧出,姐姐帮我整好口袋,妈妈把那小把玉米粒装进我的小小口袋,可我还是捧着不放手,妈妈只好把我放下地,什么话也没说又推起磨来。回屋奶奶把我抱上炕,躺在炕上根本就没有睡意了,只想胸前的小小口袋里的玉米粒,小手伸进去一个个粒的摸着。拿出一粒塞进嘴里嚼着。奶奶听见了,问:“才子,什么咯吱咯吱响?”“我睡觉咬牙!”我止住口嚼回答。奶奶自言自语的说:“小子咬牙恨家不发呀!” 可庆幸的是自然灾害夺去了那么多人的生命,我们一家老小总算度过来了。是妈妈给我的生命,我的生命又是妈妈在守护,是妈妈带领姐姐:挖野菜、拾豆粒、拾玉米粒、拾柴草等不停地劳作着,守护着我们这个家。

       我就要上幼儿班了。深夜妈妈带着煤油灯,在为我将原先捺好的袼褙底与鞋帮往一起绱呢。我朦胧的双眼,看着披着棉袄围着棉被,一锥一针不停地绱着鞋的妈妈的背影……。妈妈停下手中的活,回转身将我的被子掖了掖,发现我醒了,小声地说:“是妈妈绱鞋的声音给你吵醒了?天亮还早地哪,快睡吧!……”妈妈轻轻地拍着已被她用被子盖好我的肩头,不知不觉我进入梦乡。那双棉鞋我穿了不长时间就不知哪里去了。妈妈既不问,也不说我,后来被她又做了一双五眼黑趟绒棉鞋取代了。现在我懂得了:是因为幼儿班里的小朋友嘲笑我穿的是老头鞋,回家我把这事告诉了妈妈,妈妈看我不高兴的样子,就把那双棉鞋藏起来或是烧掉了。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那双棉鞋了。


       爸爸是生产队里的马车夫,我可爱坐爸爸的大马车哩。我坐他的车可不像那些野小子,偷着聚上车的后辕板子,还美的裂嘴笑哪,太危险了。每次我坐爸爸的大马车,总是给我抱上车,让我坐在他身边的车厢板里,还让我把好哩。爸爸的大鞭一甩啪啪地响,车跑起来别提有多带劲了。那次爸爸他们赶车到街上为队里拉“氨水”,爸爸还抱着我坐着他的车进城哩。

       那是一个春天,妈妈用一个崭新的花毛巾对折将两边缝合,用一根白鞋带在上口一穿,将书本、文具装进后,再将闭合的那鞋带一提溜,一个崭新可爱的新书包就展现在我的眼前。再穿上春节三姨亲自裁缝给我做的,我称:“杠杠的”兰色中山装上学了,别提多高兴了。这个书包陪我小学几年生活是记不得了,只能记得的是爸爸妈妈为我们姐弟三人读书的事喜怒哀愁过。姐姐小学毕业后,考入吴炉民中读书了,爸爸妈妈喜滋滋的,但有的老农当着在队里干活母亲的面说:“谁家女人在队里干活都值得可怜,只有你老黄不使人可怜,姑娘小子都大了,不让他们下学帮家争点工分,念书有啥用?……” 妈妈只是对他们一笑,这笑是喜悦的笑,没有丝毫哀愁的笑。哥哥小学还没毕业,一天晚上哥哥突然对爸爸妈妈说:“我不念书了……”。当时爸爸的太阳穴的青筋都蹦了起来,怒斥着哥哥,哥哥低着头不言语。妈妈的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春晖,但还是和蔼地接过话茬:“孩子不想念书了是有什么原因吧?说给爸妈听听”。“没有什么原因,就是不愿念了……”哥哥迸出一句再也不言语了,无论爸妈、姐姐怎样问,总是低着头不发半点声音。我看着以往刚强的妈妈流泪了,爸爸抽着纸卷的老旱烟,我的心也好难受。第二天早晨,爸爸不知吃没吃早饭,到队里上班了;妈妈和姐姐要送哥哥上学,姐姐还告诉哥哥“谁欺负你告诉我,我今去给你出出气”。哥哥把着门任凭妈妈拉就是不走,妈妈流着泪对哥哥说地话我是记不清了,哥哥就这样下学了。

       转过年姐姐从吴炉民中毕业了,在队里干了半年活就当上团支书了,带领青年排节目、搞突击生产、农场大会交流经验等,可真是队里的红人呢!农场兴建“5406”菌种厂,姐姐荣幸地被录用为菌种厂的技术工人,最首要的条件是具有八年文化。我特崇拜姐姐了,妈妈看透了我的心,常对我说:“咱家没有当官的,又没有钱,你姐走到今天全靠她自己吃苦读书换来的。不念好书祖祖辈辈总的种地呀!”其实我是个顽皮的小子,把自家的木板天棚都建成作战指挥中心,自制的软梯领着“小战友”爬上爬下,还将土坯山墙钻成个孔当做瞭望孔,观察着大道上的行人和小朋友。根据自己画的“官甸地图”“指挥作战”,搞地那样凶,但从来也没有挨妈妈的打骂。爸爸妈妈是从来也不打我们姐弟四人一下的,讲那么多的道理让我们去领悟的。这回我真的领悟了,象姐姐那样好好念书将来好有点出息。贪玩的毛病改掉了,看书的情趣就滋生了,学习的劲头就足了,成了班里的好学生。星期天、节假日还主动到队里干点活,帮家里争点工分。这个星期天农场在我们队里的南大地搞春耕,顶浆打垄现场会。爸爸扶着犁不停的走着,两匹老马今儿也特别听话,拉着犁走的可神气了。现场会几百号人中有农场干部、各队干部及农业技术员和群众,听着他们赞佩我爸爸的手艺我心里美滋滋的。爸爸从地南头扶着犁走过来,农场吕场长走上前,问我爸爸赶了多少年的车,犁扶的这么好线直似的?于队长替爸爸回答:“老把式了”。晚上,我问爸爸:“有什么诀窍使垄那么直?”爸爸只是简单一句话:“那么一里多地长的垄,先要确定最远的山头为远目标,然后,犁把犁拖对准远近目标不溜神,就会趟出好垄来。”这句话使我在学习上受到启迪,要有远大目标,然后不溜神认真实施。我当上了红小兵、班干部,是妈妈带着微笑用手针(家里没有缝纫机)给我做的标志。到宣传站值勤教过路群众学习毛主席语录,妈妈到宣传站看我,跟我学上最简单的一句“要斗私批修”语录。每个年末我荣获的各级“三好学生”奖状,妈妈都把它们成排地贴在墙上。

       哥哥在生产队里被评上劳动能手,当哥哥把奖品——一把铁锹、一条毛巾拿回家时,我高兴地告诉妈妈:“哥哥得奖了!”妈妈没有丝毫喜悦表情地“恩”了声。事过几天,天下着小雨,队里因天气放假了,妈妈同爸爸商量后,妈妈从家菜地园边掰下一包青玉米,爸爸戴着“无淋头”、披着塑料布,把这包青玉米绑在旧自行车后坐上,冒雨进城到二舅家去串门了。过了些日子,哥哥的工作有变化了:先是农场调哥哥到采石场工作,没几天就被调到农场大米加工厂。之后进了国营农场机械厂成了工人,别提我有多么羡慕哥哥哩。哥哥工作的变化,爸爸说是“你二舅真的起了作用”。很快我就要高中毕业了,学校的张校长找我谈话,要我做民办教师,我没有答应,看好进工厂当工人的活。妈妈看出我的心事。这天早晨,妈妈说是去趟二舅家,再让你二舅帮帮忙,把你也送进农场的工业。距城里二舅家十五六里的路程妈妈是步行而往步行而归。从妈妈笑容中,我看到“想当工人”的梦有如愿的可能。计划经济的年代,乡镇工业焦炭、钢铁没有指标。我就是跟随着一吨钢铁、两吨焦炭指标一起进了农场机械厂,做了钳工学徒的。工作虽然脏点、累点可我满爱干哪。这年春节假放的较早,机械厂高厂长开会说:厂里要精简职工,春节后谁接到通知谁上班。晚上妈妈跟我说:“看来你哥俩只能有一个留在工业了,盯咱家哥俩在工业的人还不少呢,你姐也听场领导说过。你哥哥进工业真是不易的,文化又少……”。 我知道妈妈的心事,可我真舍不得这份工作,所学的东西真可用的上,师傅还夸我活干得好哪。我没有言语,思想在激烈地斗争着。次日,孙副厂长找我谈话,所说的内容也是这些,我终于下决心做出放弃工业的决定。当日买了铁锹准备开春到队里干活。当爸妈看到这一切,心情都挺沉重,妈妈只说:“五个手指咬哪个都疼啊!你有文化不能老困在家里。” 那天我在队里干的是抢粳根作苗床的活,我带着满是挤破血泡的双手掌回家时,妈妈见此情景硬是不让我下午到队里干活。我告诉妈妈:“我不是那样脆弱娇气的,只是新铁锹不锋利。”傍晚母校的张校长来我家,做我的工作,还是要我到学校做民办教师。这次我真的同意了。几天后我的农工人事调转关系到了队里,谁知队长硬是不放,说是队里缺会计,要培养我做会计,妈妈问我是怎么想的,我当然是想到学校工作的。妈妈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低声下气过。这次妈妈让姐姐陪同,傍晚拿着两瓶好酒,去求队长放我的行,百般周折之后我终于来到学校工作了。爸爸看我很有激情地工作学习,对我说:“干什么就要像个什么样。”它是我的座右铭,让我工作学习不断进步。

       爸爸妈妈的身体都不好,都患有慢性支气管炎病。但没有因病让我们看到痛苦的表情,也没有因病心情发急冲我们发火,我只见过爸爸一次落泪,爸爸就与我们永别了。那是1985年10月中旬一天,爸爸因呕吐突然就不省人事。当120急救车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爸爸拉到市医院急诊后,大夫告诉我们姐弟四人及姐夫嫂子:爸爸是急性脑溢血,破裂的是大血管,虽然送来及时,但也无法抢救了,可惜只有60岁啊!护士给爸爸打了滴流和小针,大夫告诉我们:这样,你爸爸最多能活到明天上午。我们怕爸爸死到外面,深更半夜把爸爸拉回了家。当给爸爸安顿在堂屋地门板上躺好时,爸爸虽然还是不省人事,可一手握着妈妈的手,一手握着姐姐的手,紧紧地,眼眶里流出两行泪水……,停止了呼吸。

       我们姐弟四人要是有个小病小灾,妈妈急的吓的要命。姐姐在5406菌种厂煤气中毒那回和我因拔牙感染住进医院,妈妈流着泪在病床前忙前忙后,医院里楼上楼下地跑。而自己比我们的病还大、还严重,也总是安慰我们:“没事儿,不要紧……”。记得我还在小学读书时,那是一个数九寒冬的傍晚,姐姐哥哥在大米加工厂打夜班,爸爸还没下班。妈妈正要做饭,发现水缸里没水了,妈妈跳起水桶,领着我到屯西头大口井挑水。灰黑的傍晚,石板铺成的井台全被屯中挑水的晃下的水给冰封上了,白白的。妈妈要我离井台远些,我看着妈妈将扁担钩好一个水桶,放下井,摆着扁担“咚咚、咚咚”,接着妈妈往上拔着盛满水的水桶,只听“嗵”地一声,妈妈滑倒顺势连同水桶、扁担一起载进井里。亲眼所见的我吓地只是喊:“快来人呀!我妈妈掉进井里了!救命啊!……” 灰黑的天,一个人跑上井台,下了井。屯里的人赶来了,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我妈救上来抬回了家。奶奶搂着我吓得呜呜哭。王大夫来了,爸爸、哥姐回来了,都惊吓得不知所措。是大家给妈妈盖上几床被。大夫忙着,我看着妈妈脸上的血迹,颤抖着哭不泣声,生恨自己不能替妈妈挑水。妈妈微睁开眼睛,声音低低地说:“别怕,没事儿,不要紧……。”至于十多年后妈妈食用自家用烂玉米做成的粉子,中毒住进了医院,我在医院伺候着妈妈,问她怎么样了?他总是那句话:“没事儿,不要紧。”2003年12月底,妈妈在城里姐姐家过冬,自己洗头洗澡准备回家过新年,昏倒过去。姐姐、姐夫发现后及时送进了医院。我们兄弟夫妇六人赶到市中心医院时,在该院的主任医师——我的亲表弟,手里拿着母亲的CT片子,告诉我们母亲是重症脑溢血,血液已经灌满半个脑袋了。我们痛哭着,是多么地盼望妈妈能微微睁开眼睛,再说上那句:“没事儿,不要紧”的话。这话我们再也听不到了。

       人拥有的珍惜不够,失去了将是撕心裂肺地痛。生活困苦心难表,日子美满有心要表无处表。真可谓: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。借笨拙的笔,抒情怀,留给我一生不忘。
九创科技-智慧医疗软件服务
发表于 2012-1-12 06:0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里就是原创区。才子尽可以在这里发挥您的才能!希望以后能看到更多这样原汁原味的人情味浓厚文字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13 09:14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山是山

这里就是原创区。才子尽可以在这里发挥您的才能!希望以后能看到更多这样原汁原味的人情味浓厚文字!



深深地向你鞠上一躬!万分地感谢你的指点——找到原创区。
发表于 2012-2-26 17:0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:D:D

点评

很给力!: 0.0
很给力!: 0
  发表于 2015-6-29 16:59
发表于 2012-2-28 21:5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2-2-29 15:4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竟然才看到这篇,真挚感人的文字,父母恩情永远难忘。
发表于 2012-3-2 19:0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:'(超级感动,虽然我是80后,但是对于父母那种情,总是难舍难分,貌似农村的孩子都是这样?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9 17:38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多谢了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9 17:38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:handshake
发表于 2012-3-23 14:07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.真挚感人!

点评

很给力!: 0.0
很给力!: 0
  发表于 2015-6-29 17:00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庄河之窗关注平台